<track id="lr386"><strike id="lr386"></strike></track>
    <pre id="lr386"></pre>

      <p id="lr386"><label id="lr386"><xmp id="lr386"></xmp></label></p>

        新誠生物:爭奪國產醫療器械巨無霸,誰最有冠軍相?

        讓前沿醫療科技服務所有人
        新誠生物:爭奪國產醫療器械巨無霸,誰最有冠軍相?



        政策強力推動,市場前景巨大,高端醫療器械國產化勢不可擋,在行業呈現小、散、亂的格局下,新誠生物為何有能力進行持續的原始創新?它為行業提供了一個怎樣的范本?

        本文由無冕財經(ID:wumiancaijing)原創并首發,作者:陳澗,編輯:陳澗,設計:甄開心,編輯助理:蘇欣然

        299億美元與111億元,相差近20倍!

        前者是美敦力2018財年營收,后者是邁瑞醫療2017年營收,在醫療器械領域,國內龍頭與全球頂尖公司的差距不止在收入上,更令人心驚的是,僅僅在2016年,美敦力在研發費用上的投入就超過160億元,而同期A股25家醫療器械公司的總研發投入才剛過17億元。

        在此背景下,中國醫療器械市場規模近兩年呈現千億級增長,但在需要極強原始創新能力的高性能器械領域,大部分不得不依賴進口。因此,《中國制造2025》、《“健康中國2030”規劃綱要》都提出要加強高性能醫療器械領域的創新能力建設,推進國產化。行業即將迎來大爆發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有業內人士告訴無冕財經,一款醫療器械,從基礎研究到適應臨床需求,最后順利落地,有時甚至需要超過10年時間。這也導致國內眾多企業對原始創新望而卻步。

        高端醫療器械國產化之路該怎么走?

        本月初,中山大學舉辦了一場“生物材料與臨床應用”多學科交叉論壇,作為主辦方之一的廣州新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新誠生物),恰好提供了一條醫療器械國產化的路徑,“一方面幫專家教授孵化技術成果,一方面幫助企業做技術能力的提升。”但新誠生物董事長曾晨光同時對無冕財經表示:“這是一條很艱難的路,我走得很孤獨,希望更多人能參與進來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新誠生物到底走了一條怎樣的路?在國產醫療器械可預期的大爆發中,它又會占據一個怎樣的位置?


        為解決行業痛點而生
         
        “高校沉淀了大量的研究成果,但在科研成果轉化過程中,會碰到很多問題,企業消化不了你的技術,高校與企業之間有一個蠻大的‘坑’,連不起來。”中山大學化學學院及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雙聘教授全大萍的這番話,點出了中國醫療器械原始創新長久以來的痛點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而身處其中的局內人曾晨光,早在十年前就已看清。

         
        (新誠生物創始人曾晨光)

        2004年,從中山大學應用化學系本科畢業后,曾晨光在企業待了兩年,2006年回到中大攻讀醫用材料相關的碩博學位。
         
        由于此前的企業工作經歷,曾晨光開始通過導師大量接觸產學研,由此逐漸發現,掌握了大量基礎研究成果的高校,在與企業合作過程中,存在很多矛盾,涉及多項交叉技術聯動、學術思維與產品思維融合等,因此,一項產品的真正落地特別困難。博士畢業后,曾晨光到香港理工大學做訪問學者,發現這些問題依然存在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深切觸摸到行業痛點后,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,曾晨光于2013年4月正式成立新誠生物。
         
        即使現在國產醫療器械行業站上風口,市場潛力無限,但曾晨光認為行業最缺乏和最重要的,不僅僅是生產、貿易這么簡單,“我為什么要做一個商業機構?如果它能成功,一方面驗證了我們這種模式可行,另一方面是通過我們獲取的商業利潤,回過頭來將研發或者創新推到一個更高的程度。”曾晨光向無冕財經如此解釋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將高校的研究成果產業化,選定的又是完全原始創新的醫用高值耗材領域,新誠生物花了5年多時間,才搭建出一個相對穩固的業務模式。
         
        高校的基礎研究成果,其實未必能符合市場需求,需要有了解臨床需求的專業技術人員,對這些成果進行評估、改造或升級。于是,新誠生物設立產學研中心,囊括來自化學、生物、材料、機械、醫學、物理等多個領域的高學歷人才,占到公司員工的近七成。他們一邊對接臨床需求,一邊對接高校研究者,同時自己還能進行研發。
         
        解決前端問題后,新誠生物設置轉化中心,將有臨床需求的研究成果與企業對接,并按細分領域孵化子項目,推動與生產型、渠道型企業合作。另外,新誠生物和資本緊密合作,主要是為投資機構提供專業技術判斷、推送投資機會,為技術研發、生產企業等聚攏資金。
         
        “我們形成了一個學術、臨床、研發、生產、銷售、資本六大要素協作的大平臺。”曾晨光說。5年多時間,新誠生物與數百家醫療器械生產企業、科研機構、高等院校、臨床機構等進行合作,并提供服務。

         
        (新誠生物提供整個產業鏈服務)

        即使從創立到現在,新誠生物將數次融資、政府補助、利潤等悉數投入企業發展,期間還有不少的波折,但曾晨光并不著急,“我不急著盈利,前5年本就是打基礎的階段,大規模盈利起碼是十年后考慮的事情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在他看來,新誠生物的模式基本走通。
         

         
        做真正的原始創新
         
        在銷售型主導的國內醫療器械行業,即使是產品創新,也大多走在跟隨創新的路上。原始創新的路這么難走,新誠生物何以靠技術立足?
         
        作為技術專家出身,曾晨光曾經主持參與國家級、省級、市級二十多項重大科技項目,“我的舒適區其實是做科研。”身為企業管理者,曾晨光對技術依然熱衷。但另一方面,作為新誠生物這家著眼未來的企業的掌舵者,他更多考慮的是挖掘和展現原始創新的價值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新誠生物辦公室的重要研究項目展示墻上,已經進入注冊階段的高強度可吸收骨折內固定系統,被放在第一位。這個俗稱骨釘板的醫用耗材,常以不銹鋼或鎳鈦合金材質形式,被植入骨折病人體內,等恢復后還得二次手術取出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新誠生物研發的這種骨釘板,原材料是聚乳酸,植入人體后可直接被吸收。此外,醫生在使用時需要手工彎曲,對于骨釘板的彎曲強度,目前市面上最好的產品可承受力在170兆帕左右,但新誠生物將之提升到340兆帕以上。

         
        (新誠生物的骨釘板彎曲強度與其他產品對比)

        新誠生物在原始創新方面的技術優勢可見一斑,但更值得注意的,是這種技術創新背后展現出的強大推動力。
         
        據曾晨光介紹,將聚乳酸這種分子做成高強度、高韌性的醫用材料,僅僅是在理論上證明可行,就凝聚了三代人近三十年的心血,“我就是第三代研究這個材料的人。”曾晨光感慨。而如何落地,涉及到多學科的交叉,還要繼續耗費大量的人力、時間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在新誠生物手上,骨釘板落地時間大大提前,并很快有望產業化。
         
        骨釘板這種高科技研究成果轉化的示范,得以在其他項目上復制。新誠生物今年上半年就引進了一位全球頂尖眼科材料外籍專家,對方經過幾年的觀察,才最終決定加入,雙方此前就已經在合作研發全球第三代人工角膜。
         
        目前,新誠生物正在推進的有數十個研究項目,涉及眼科、骨科、口腔科、介入、微創、普外、體外診斷、醫美等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曾晨光看來,正是本著這種對科研技術成果的尊重,新誠生物去搜集這些成果,將各個領域的成果結合臨床需求進行集成,“這才是創新,而且是真正跨時代的創新。而這正是新誠生物一直在做的事情。”
         

         
        未來的領跑者? 
         
        根據智研咨詢預測,2018年,中國醫療器械市場規模將超過5300億元。在國家密集出臺政策推動醫療器械創新的大背景下,多位投資人士對無冕財經表示,未來十年,國產醫療器械行業將跑出一家巨無霸公司。

         
        (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市場規模不斷擴大)

        國內醫療器械行業集中度低,除了超過千億市值的邁瑞醫療,大部分上市公司市值都不足百億。當原始創新成為行業發展趨勢,未來誰最有冠軍相?
         
        要回答這個問題,不妨先將視野放寬,看看醫療器械領域的創新環境。
         
        無冕財經研究員咨詢多位關注該領域的投資人士,得到的反饋是,從研發能力而言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是第一梯隊,但北京不具備強大的供應鏈能力,上海的優勢在于金融,而反觀廣州,不但聚集了大量的生物材料基礎研究成果,還擁有眾多醫院,提供大量可供臨床試驗的基礎。從這些維度而言,廣州的醫療器械企業如果從事原始創新,更容易在未來領跑行業。
         
        身處廣州的新誠生物,會是未來行業的領軍者嗎?
         
        “在前五年打好基礎后,下一個五年是做規模的階段,再下一個五年,產品注冊證批量下發,才可能迎來業績的爆發。”在曾晨光看來,比領跑者更重要的,是新誠生物能夠通過現有的模式,網羅到上下游更多的合作者,推動整個行業大步向原始創新邁進。
         
        12月1日,在與中山大學聯合舉辦的論壇上,新誠生物與江蘇美安醫藥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美安醫藥)舉行了一個簡短的“產學研轉化合作簽約儀式”。作為全球產品的中國代理商,美安醫藥手上也擁有不少海外技術成果,雙方的合作涉及多個層面,包括海外引進技術的消化吸收,原創技術的改造、升級,投資對接,以及產業園、研究院落地合作等。

         
        (曾晨光(右)代表新誠生物與美安醫藥簽約)

        曾晨光表示,在整個產業鏈的合作中,新誠生物與小伙伴呈現的都是網狀合作,將技術和資源與合作者分享,最終是大家一起來實現新誠生物倡導的“讓前沿醫療科技服務所有人”。“我們構建一個生態鏈,新誠只是一個分子,但一定是最核心的那個分子,我們通過原始創新能力,從前端到后端匯聚到的各種資源,去吸引更多合作者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目前看來,行業的原始創新氛圍還在培育階段,曾晨光希望盡量多承擔起一些責任,先去嘗試。
         
        原創的醫療器械產品,需要使用實驗動物做完整的手術,但此前由于原始創新太少,國內還沒有建立一個與人標準一致的動物手術中心。曾晨光正計劃籌建這樣一個實驗中心,完全以服務行業為定位,一期計劃投入超過4000萬元。
         
        曾晨光說:“帶著社會責任感去做企業,要在骨子里有這種信念才行,過程中間可能有一萬種理由把你拉偏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如果新誠生物能堅持住原始創新這條路,未來十年內,成為行業領跑者也不是沒有可能。
         
        本文系網易新聞·網易號“各有態度”特色內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吉美彩票